請輸入關鍵字
微信
微博
問卷調查
觀眾留言
EN
百代標程——董其昌書畫藝術展
百代標程——董其昌書畫藝術展
2019.09.24 ~ 2019.12.20 主館四層書畫展廳
  晚明杰出的書畫大家董其昌,集前人之大成,融會貫通,以禪喻畫,提出與倡導“南北宗論”,并在實踐上充分加以印證,創中國文人畫理論史上又一高峰,翻開了文人畫創作的新篇章。其后諸如清初四高僧、四王吳惲、金陵畫派、新安畫派等,乃至晚清,近三百余年的畫壇,大都在其理論輻射下而成,形成了一個群體性的文人畫創作高潮。元代以降,具備自出機杼、承上啟下地位的,唯趙孟頫與董其昌二人,故稱“畫史兩文敏”。
  鑒于董其昌對畫史之重大歷史意義,以及董氏本為上海人,上海博物館又是其傳世書畫的重要收藏與研究機構,上海博物館于2018年12月至2019年3月成功舉辦了國內首次“丹青寶筏:董其昌書畫藝術大展”。此展以上博館藏為主,同時向故宮博物院、美國、日本等海內外15家重要收藏機構商借藏品。是展引起轟動,觀眾云集,被稱為“不容錯過的藝術盛事”。
  為繼續推廣董其昌的藝術成就與影響,山西博物院與上海博物館再度合作,推出“百代標程——董其昌書畫藝術展”暨慶祝山西博物院建院100周年重要活動之一。本展以“丹青寶筏”大展框架為基礎,遴選上博館藏董其昌及相關藝術家作品共計40余件組,由“董其昌和他的時代”“董其昌的藝術成就與超越”及“董其昌的藝術影響和作品辨偽”三個部分組成,旨在較好地呈現藝術性、經典性與學術性的統一。
第一單元 以古為師——董其昌和他的時代
  董其昌所處的晚明畫壇面臨諸多尚待解決的問題,諸如反思吳門畫派及其后續的局限、總結浙派及其末流之失、擺脫史無前例藝術商品化的巨大沖擊,以及需從藝術史發展高度梳理前代畫史并尋求超越的理論等。本部分主要包含了董其昌的古書畫鑒藏圈,其鑒藏的晉唐宋元等大家名跡對他的畫學理論、創作探索產生過重要影響。以及對董其昌的藝術、人生與畫學思想具有深遠影響的前輩墨跡,涉及詹景鳳、莫是龍、項元汴、韓世能、顧正誼等人。旨在探討董其昌置身的“時代土壤”之氛圍,梳理、突出其于書畫理論、創作實踐兩方面的師承脈絡與藝術淵源。
第二單元 宇宙在手——董其昌的藝術成就與超越
  董其昌于梳理傳統畫史過程中,高瞻遠矚地提出了著名的“筆墨論”:“以蹊徑之奇怪論,則畫不如山水;以筆墨之精妙論,則山水決不如畫。” 即中國傳統的文化精神,亦可憑借從丘壑中抽象獨立出來的筆墨語言予以體現,含蓄地表現藝術家各自不同的氣質稟性與文化性格,這意味著文人畫進入了一個全新階段。本部分以董氏創作時間為序,大致分為早、中、盛、晚四個時期:即汲取傳統期——五十歲前、兼融并蓄風格形成期——五十一至六十二歲、成熟期——六十三至七十二歲、人書俱老天真爛漫期——七十三至八十二歲。展品包括傳世所見其最早畫作(《山居圖》扇頁,三十五歲)至絕筆(《細瑣宋法山水圖》卷,八十二歲)跨度長達四十八年間的創作,且盡可能涵蓋其各時期代表作,旨在較全面地展示董氏的藝術成就,還原其艱辛的藝術探索歷程。
第三單元 一代宗師——董其昌的藝術影響和作品辨偽
  由于董其昌的特殊地位,明末清初之畫壇,大都離不開對其畫學思想的繼承,造就了以龔賢、八大、王原祁、石濤、吳歷、惲壽平等為代表的一大批杰出藝術家,可謂畫派林立、群星璀璨。若追溯各家各派的淵源,多屬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之情形,無論是吳門、松江、婁東、新安,還是金陵、武林、姑熟等地,皆呈現出畫派互動的潮流,且大都是對董其昌“筆墨論”進行各取所需式的個性化演繹與創造。隨之產生的,便是董其昌贗品空前泛濫現象,世稱“爛董”,系古書畫鑒定中又一個繞不開的重點與難點。本部分不僅包括上述受董其昌影響的主要畫派、畫家之作,且關注與董氏書畫代筆、作偽相關的藝術家。同時,不回避對某些傳世名品真偽公案之呈現,旨在為推動學術研究的深入,提供一個開放的討論平臺。
相關報道
微博熱議
曾道内部玄机图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