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輸入關鍵字
微信
微博
問卷調查
觀眾留言
EN
禮樂春秋

將青銅器作為禮器使用,中國在世界上是獨一無二的。

禮樂文明是中國古代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。禮和樂相輔相成,構成完整有序的社會政治文化制度。大到治國安邦,小到個人修養,禮樂制度指導和規范著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在舉行祭祀、宴享、朝聘、婚冠、喪葬等活動時,均使用禮樂器。這些禮樂器,通過材質、形態、裝飾、色彩、銘文和組合方式的差異,呈現了人們不同的身份等級和價值取向。

隨著時代的變遷,青銅器與禮制之間的關系逐漸松弛。漢代以后,青銅禮器逐漸淡出了歷史,但禮樂制度的精神已成為中華民族的財富。

第一單元 鐘鳴鼎食

  鼎是禮器的代表,鐘是樂器的代表。“鼎食”是廣義的禮,“鐘鳴”是廣義的樂。通過制禮作樂,形成了一套頗為完整的禮樂制度,用以維護社會秩序上的人倫和諧。禮樂文明在數千年的中華文明發展史上,產生了重大而深遠的影響,至今仍有其強大的生命力。

  考古發現,青銅禮器和樂器常共同出現在商周高等級貴族墓葬中,說明禮器與樂器的配合使用已經成為表達禮制的程式。


第二單元 強固威行

  “國之大事,在祀與戎”。“戎”即武事,是國家政治生活的兩大主題之一。兩周時期,出師之前要祭社殺牲、并以血涂鼓;戰爭當中行卜筮之事,向先祖、河神致祭,祈求勝戰;戰后行獻俘禮,宴享將士、撫恤親屬。同樣,屬于武事的還有田狩之禮,即大蒐禮,晉侯曾多次行大蒐禮,教民以禮,整頓軍隊,任命將帥。考古發現的大量車馬器、兵器,大多是兵戎征戰的遺物。

第三單元 立身以禮

  春秋以來,貴族階層不僅在政治生活中利用鼎簋等禮器,表達自己的身份地位,同時也開始在日常生活中利用其它青銅制品,來表現自己的尊貴和富有。因此,使用帶鉤、銅鏡、精美刀具、弄器等日漸成為一種時尚,并且以此作為善自約束、端正衣冠、彬彬有禮的一種精神文化追求。“不學禮,無以立。”生活用器作為修身之“禮”,是禮樂制度內涵的延伸。

第四單元 無遠弗屆

  多年來,山西發現了不少“外地”的青銅器,有來自遙遠的塞伊瑪——圖爾賓諾文化的倒鉤銅矛,又有鄂爾多斯式獸首刀,還有安弗拉式雙耳罐,以及鶴嘴斧和動物形牌飾。兩周諸侯國青銅器也經常在山西發現,如魯侯鬲鼎、吳王夫差鼎、秦式短劍等。這些青銅器,或來自軍事征伐,或來自商品交換,或來自朝聘、婚媵、助喪等禮儀活動。不同風格的青銅器,展現了多元的青銅文明。

第五單元 簡襄功烈

  春秋以降,周天子勢衰,諸侯爭雄,戰爭頻仍,禮儀制度對人的節制越來越松弛,所長期供奉的權威不再令人敬畏,現實生活的需要與日益膨脹的欲望,使社會越來越趨向于實用和功利。

  晉襄公時,趙盾得陽處父援引,執掌了晉國的國政,趙氏勢力由此強大起來。至趙鞅時,公室衰微,貴賤失序,冠履倒置,愈加嚴重,而社會的進步和技術的發展,不斷膨脹的財富誘發了追求奢侈之風。從太原金勝村趙卿墓中可以“窺一斑知全豹”。

第六單元 三晉菁華

  三家分晉、田氏代齊之后,社會風云變幻,王綱解鈕,禮崩樂壞已成必然。重新恢復秩序對貴族來說,刻不容緩。而多元的思想和法制的觀念都是重建秩序的嘗試。戰國社會,并不像孔子擔憂的那個悲哀的結局,而是一個輝煌的開端。

  鼎豆壺的簡單組合模式、以陶禮器為主流的隨葬習慣以及繁雜多元的三晉鑄幣,盡管表象是傳統秩序的破壞,但更深刻理解,是“禮”隨著時代的潮流,不斷地修訂與界說,是一個時代技藝、制度和精神的凝結。

曾道内部玄机图图